欢迎访问豆记美文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上吊的老太太

时间:2020-06-17 21:23:58    阅读:3 次    来源:
作者:佚名
    巧婶把绳子系好,拿手伸进去试试,用一下力,打好的结就往下滑一点儿。她看了一眼低矮的房屋,担心吊不起自己的身体,她用脚比了比小板凳的高度。

    她害怕自己死不了,反倒被儿子媳妇儿骂的更凶。

    巧婶看了看窗外,自己喂的老母鸡,领着十几只小鸡在树下觅食。一只虫子从树上掉下来,母鸡扑过去,一群小鸡向母鸡跑去。母鸡咕咕着,把虫子在地上啄死,喂到了前面一只小鸡嘴里,那只小鸡叼起来就跑。那些没吃到虫子的小鸡,又向叼虫子的小鸡撵去。

    巧婶看着,想到年轻时候的自己,生产队分到的米面,都留给儿女吃,总担心他们吃不饱。自己和老伴儿每天吃南瓜红薯萝卜缨子,好不容易熬到两个儿子娶了媳妇儿,三个闺女出嫁,老伴儿在给小儿子田里打农药的时候中毒,延误治疗去世。

    老伴儿去世后,孙子还小,巧婶能洗衣做饭喂猪,就跟着小儿子媳妇生活。前几年巧婶得了白内障,看东西开始吃力,无法再干家务,小儿子和媳妇儿觉得一直赡养老娘,吃了很大的亏。两口子一合计,叫来了舅舅堂叔和村干部,和老大商量,让巧婶一轮一月住。

    大儿媳妇儿桂枝一听就骂开了,说老不死年轻的时候,在给你家干活,老了没用了,赖着我们养活,没门儿!任长辈和村干部好说歹说,老大两口子死活不同意。

    两个儿子为此大打出手,小儿子年轻,打得老大住了一星期医院。出院后,老大两口子把气撒在巧婶头上。

    小儿媳凤兰说,老大的孩子也是巧婶带大的,就该养活老人。从那以后,坚决不让巧婶住在自己家,村干部几经调解,凤兰勉强同意,把盖房子时,用来放水泥的半间房给巧婶住。

    那是用碎砖头垒起来,搭了几块儿石棉瓦的屋子,巧婶个子高,每次出出进进不小心就会碰到头上。

    “能活几年,有个藏身处算了。”躺在这个冬天四处灌风,夏天像蒸笼一样的屋子,巧婶时常自己劝自己。

    出嫁的三个闺女,逢年过节来看她一眼,把带的东西放下,饭都不吃就赶回婆家。巧婶知道,女儿都不富裕,大女儿找哥哥弟弟商量,想把巧婶住的房子升高一些。两个媳妇儿就指桑骂槐,说女儿干涉他们的家事,女婿不愿惹事,很少上门。

    巧婶单独住后,儿子媳妇儿答应每月给的100元生活费,从没给过,巧婶靠每月75元农村养老金过活。农忙的时候,巧婶去捡点粮食,平时都在镇上捡点破烂换零花钱。

    今天中午,巧婶在垃圾桶翻找可以换钱的东西,抬头的时候,感到一阵眩晕,她扶着垃圾桶慢慢倒在路边。此时,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轿车,急刹停在她身旁。

    开车的小伙子扶起她,关心的问撞到哪里了,要送她去医院检查。巧婶心里明白,自己在太阳下晒的太久,头晕忍不住倒下的。坐在地上缓口气,巧婶说没事,让小伙子走。小伙子犹豫着,递给她一千元钱,让她去医院看,并留下电话号码,告诉巧婶如果有事再和他联系。

    巧婶不接那钱,她说昧心钱不能花,推来让去,刚好村里的三娃子骑摩托车路过时看见。

    听说老娘被车撞了,自从打架后没说过话的两个儿子,拉起板车就往镇上跑。老远就咋呼着,把车拦住,别让开车的跑了。

    走近只见自己的老娘一人坐在路边。

    “车呢?开车的人呢?”桂枝扯起她的破锣嗓子问。

    “不是人家撞的我,我晕了想坐下歇歇,车开走了。”巧婶战战兢兢的答。

    “三娃子都看见他给你钱了,不是他撞的他恁好心,老鳖日的,老子们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你叫他走了。”凤兰指着她,破口大骂,越骂越来气,一口痰涌到喉咙。凤兰“噗”的一声,那口痰正吐到巧婶脸上。

    “死你不死,活着碍事儿,没求得本事给儿子挣钱,还以为老东西到死能捞一笔,老不死的你让他走了,以后你自己给自己收尸。”桂枝用手戳着她的鼻子,唾沫星子喷的巧婶满脸都是。

    巧婶不敢说一句话,她撩起黑乎乎的衣襟,慢慢擦掉脸上的痰。她把手伸进裤子口袋,摸了半天,抖抖索索地掏出司机硬塞的200元钱,给媳妇儿一人一百,两人才骂骂咧咧的回去。

    “老大,五子,我上辈子是坏事做多了,这辈子来遭报应的,我现在不能干坏良心的事儿,死了阎王爷会不依的。”巧婶哭着对离去的儿子说,两个儿子头都没回,拉着空板车,跟着自己的媳妇儿一起往回走。

    路边的药店老板,看巧婶虚弱的身体,拿出一根雪糕和十滴水,让儿子给她送去。

    巧婶喝了药,吃完雪糕,跟药店老板道过谢,她蹒跚的往村里走去。

    路过儿子门口,她听到凤兰正尖着嗓子骂,骂她不知道给儿子捞钱。

    巧婶回到屋里,把仅有的几个鸡蛋拿出来,做了碗荷包蛋。吃饱后,巧婶洗洗澡,换上干净衣服。她找出床底下的半瓶农药和绳子。

    做完这一切,她颤巍巍的走到门边,拉开门栓。路过对门儿刘英嫂子家的时候,她特意交代,凉快了一起去卖捡来的矿泉水瓶。总得让人知道自己死了,她知道儿子媳妇儿,平时是不会来看她一眼的。

    等刘英嫂子傍晚过来,自己肯定被吊死了。“刘英嫂子,你莫怕,这几年不是你背地里照顾我,我早都饿死摔死了,我做鬼也不会吓你的。”巧婶小声嘀咕着。

    巧婶拿了农药,站在小板凳上,拧开瓶盖,一口气喝完,扔了农药瓶,把头伸进绳结里。
4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