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豆记美文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农夫和嗜血鸟

时间:2020-05-22 21:06:21    阅读:1 次    来源:
作者:佚名
    一只血红色的鸟被田野里的蜘蛛网捉住了,任凭它怎样挣扎,它的翅膀都死死地被黏住,怎么也逃脱不了。农夫从他的田间经过,他看到这只血红色的鸟痛苦地扑腾着,心中燃起了一丝同情:“这么罕见的一只鸟儿,被蜘蛛吃了多可惜,哪怕卖给花鸟市场的商人也能赚好多钱啊!”于是,农夫捅破了蜘蛛网,把这只血红色的鸟儿救了下来。

    正当他要伸手把这只罕见的鸟儿装进布袋子里的时候,这只鸟儿神奇地说话了。

    “谢谢你搭救了我,我嗜血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说吧,你有什么需求,我都可以满足你。”

    农夫感到万分惊恐,他从来没有见过一只红色的鸟,更别说一只会说话的红鸟了,他从心里认为眼前的这只鸟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他可不敢向这只鸟提出太过分的要求。

    “神鸟大人,我可不敢向你提出什么大的要求,但是,既然我救了你,为了让你的心里好过一点,我就提出一点点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吧,我是要打算把你送到花鸟市场卖掉的,为了弥补我的损失,你可以拿出一点点金子作为回报。”农夫认为这样的要求至少还能说得过去。

    “好的,完全没问题,我的救命恩人,为了报答你,我将送给你一箱金子,这足够你花好长时间的。”嗜血鸟谦谦有礼地回答道。

    眨眼之间,地面上就变出了一箱金子,农夫的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他这一辈子可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他正在盘算着这些钱该怎么花,要盖一栋三层楼的大房子,添上几套像样的家具,再也不用去田地里劳作了,如果有可能的话,顺便把家里那个人老色衰的婆娘也换一换。

    “我的恩人,”嗜血鸟说,“你对我的救命之恩今天就算还你了,但以后你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在后山吹三声口哨,并叫一声嗜血鸟在哪里,我就会立刻出现在你的面前。”

    农夫很是高兴,频频点头致谢,望着嗜血鸟飞向了远方。

    一箱金子被他背回了家,他就像一个暴发户一样,疯狂的购置各种看起来很洋气的东西,崭新的大房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家具和奇异的玩物,他开始迷上了赌博,开始用金钱消耗他的忧愁,他的婆娘更是把金钱像流水一般看待,数不尽的奇珍异宝被她买来装饰她的容颜,世间少有的玉盘珍羞倒进了她的肠胃,她精心装扮的容颜怎么也遮盖不了日趋肥胖的身躯,农夫夫妇彻底抛弃了他们几个月前种下的庄稼,现在也已经是荒草丛生了。

    好日子过的总是很快,那一箱金子也已经被他们挥霍一空了,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再回到平凡的日子,那滋味可真不好受,更要命的是,他的妻子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大起大落的生活了,竟然狠心地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回来过。对于农夫来说,又有什么悲伤的事能比得上这种金钱散尽后的感觉呢?不过,他可没有那么轻易地悲观失望,他突然记得他还是一只血红色鸟儿的救命恩人呢。

    农夫跑到了后山上,对着空旷的原野吹了三声口哨,然后又大声叫了起来:“嗜血鸟在哪里?”说完,这只血红色的神鸟就立刻出现在了农夫的面前。

    “鸟儿,我需要你,现在的日子我过够了,我一贫如洗,家里已经没有一点金子了,我的婆娘也已经离开了我。”农夫面对着嗜血鸟,发出了悲伤的声音。

    “怎么,你是想让你的妻子回心转意,重新回到这个不再富有的家里吗?”

    “不不不,那个又胖又懒的婆娘,整天不干一点活,就知道花我的金子,她走了正好,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她那副丑陋的脸。”

    “那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呢?”

    “小红鸟,我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呢?”农夫试探地问着。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是那是以前的事了,我们已经两清了,你的恩情我已经报答过了,就是那箱你已经用光了的金子。”嗜血鸟冷冷地说道,不近一点人情。

    “再怎么说我曾经都救过你,你能不能再给我变一箱金子,就一箱而已,我现在绝不能离开钱,我热爱赌博,我热爱喝酒,可是这些都需要金子,求求你了,再给我一箱金子吧。”农夫说道动情处,竟扑通一声跪在嗜血鸟的面前,抬起头时已是满脸泪水。

    嗜血鸟邪魅地笑了笑,狡黠地望着农夫:“变出金子当然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了,可是你的恩情我已经报答过了,你若再想从我这得到一箱金子,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什么代价?”农夫的眼中好像又燃起了希望,一种被金子燃起的希望。

    “这个嘛,嘿嘿,知道我为什么被称为嗜血鸟吗?”

    农夫一脸地迷茫,对着嗜血鸟摇了摇脑袋。

    “我生性就对人类的鲜血充满了渴望,这种咸腥的饮料特别能引起我的食欲,能让我的精力瞬间增加百倍,如果你能割破你的手腕,让你的鲜血从你的血管中缓缓流出来,盛满一只大碗供我饮用,我就会给你一箱金子。”说完,嗜血鸟一挥翅膀,一箱金灿灿的金子就出现在了农夫的面前,“快让你的鲜血流出来吧,流满一只碗,这些金子就是你的了。”嗜血鸟再一挥翅膀,一把刀和一只大碗就呈现在了农夫的面前。呵,这可真是一只嗜血的鸟!

    农夫望着金子,大喜过望,可是又有点犹豫,但金子的诱惑还是太大了,他一狠心,拿起刀就往自己的手腕上一划,顿时,鲜血流了出来,滴到了碗里。嗜血鸟也兴奋极了,看到鲜血,它高兴地飞到树枝上叫唤起来:“咕叽、咕叽、咕叽,开饭啦,开饭啦,贪婪的农夫自愿要用鲜血换取金子啦,血腥的嗜血鸟要开饭啦,喝完了鲜血精神倍增呀。”当然,嗜血鸟的这些鸟语农夫是听不懂的。

    一只大碗很快就被盛满了,嗜血鸟飞着扑下来,张开它的大口,把一碗鲜血喝得干干净净,然后留下金子自顾自地飞走了。

    农夫又成了有钱人,奢靡的生活又开始了,他开始在家里开设了一个很大的赌场,召集一帮相同趣好的人在一起快乐地玩耍,他又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大池子,里面倒满了陈年的佳酿,池子的周围用铁架子挂满了香喷喷的狗肉,他们无时无刻都在快乐地赌博着,互相猜谜语,猜错了也要掏大把大把的金子,渴了就跳进池子里喝着佳酿,饿了就去啃咬挂在头上的狗肉,这种令人感到快乐的生活无异于史书中记载的酒池肉林。

    可是农夫却是一个不太聪明的人,他是逢赌必输,他的那些朋友太精明了,每次都能赢得一大把金子,最后,农夫把他的那箱金子全都输光了,他又变成了一个穷光蛋。

    “嗜血鸟在哪里?”农夫吹了三声口哨,又一次召来了那只嗜血的神鸟。

    “你给我的金子根本不够我用的,我只是挖了一个池子,买了一些酒,召集了一些朋友前来聚会,可是金子就这么被用光了。”农夫很是无奈地说着。

    “我可不在乎你是怎样用那些金子的,金子给了你,就完全被你支配。说吧,这次又来找我干什么?”

    “我猜你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请再给我一些金子吧,我今天可以给你喝更多的鲜血。”农夫又再次跪下来哀求着。

    “放弃吧,你的鲜血里面充满了酒精的酸臭味,我可不想再碰了。”

    “那要我怎样你才能同意再给我一箱金子呢?”

    “这个嘛,我除了喜爱人类的鲜血,你们身上的胸脯肉看着也挺诱人的,这样吧,你要是同意把你的胸脯肉割下来一块给我解解馋,我就再给你一箱金子,好吗?”嗜血鸟呆呆地望着农夫前胸的那块肉,巴不得立刻就冲上去啃咬下来。

    “可是这会把我疼死的。”农夫有点担忧。

    “放心吧,我会给你打上麻药,这样你割的时候一点也感不到疼痛。”说完嗜血鸟就挥动了一下翅膀,农夫的手里立马多了一把尖利的小刀。

    “麻醉已经起作用了,快点把胸脯肉割给我!”

    农夫闭上眼睛,只听噗叽一声,一大块胸脯肉就掉了下来,正好被嗜血鸟接住了。嗜血鸟一口就吞了进去,在空中打着转,唱着歌:“咕叽、咕叽、咕叽,贪心的农夫再次找到了我,他割下了鲜美的胸脯肉换走了一箱金子,他可真是一个愚蠢的人,嗜血鸟今天的午餐可真丰盛!”当然,这还是鸟语,农夫还是听不懂任何一句。

    嗜血鸟飞走,依旧只留下一箱金子在农夫的眼前,他忍者胸前隐隐的痛楚,把一箱金子扛回了家。

    这箱刚得到的金子依旧花得很快,他为了彰显自己的富有,从安南国买了两房漂亮的妻子,他为自己两位年轻的妻子又添置了好多珠宝,又把自己的两颗门牙打掉了,换成了大金牙,他的一辆马车也全都涂上了金粉,当然,他的事业——整个庞大的赌博俱乐部以及酒池肉林,也都全部整修了一番。很快,这箱用胸脯肉换来的金子又花完了。

    农夫第三次主动来找嗜血鸟了,他像往常一样,吹了口哨,叫了暗语,很快地,嗜血鸟又出现在农夫的面前,但这次嗜血鸟有点不耐烦了。

    “我的农夫,我已经给了你足够多的金子,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我亲爱的小红鸟,正如你猜到的这样,我又需要一箱金子了,我的两个美丽的妻子,还有我的事业,这些都需要金子啊!你别担心我会平白无故地拿你的金子,我会付出一定的代价的,我的鲜血,我身上的任何一块肉,你都可以拿去。”

    “嗯,不不不,”嗜血鸟摇了摇头,“我现在对你的鲜血和肥肉没有一点兴趣了,如果你非执意要向我要金子的话,你就必须把你的健康送给我!”

    农夫显得很困惑:“健康?这种无形的东西你看不到也摸不着,你该怎么拿走它?我没有了健康又会怎么样呢?”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是一只神鸟,只要你愿意,我就能取走你身上的任何东西。至于健康,你可要想好了,你没有了健康任何病魔都可以侵入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将会非常脆弱,你将会变成一个百病缠身的农夫。”

    “快拿走我的健康吧,任何东西都不能和金子相比,沉甸甸的金子可比虚无缥缈的健康让人心里踏实多了。”

    嗜血鸟哈哈大笑起来:“咕叽、咕叽、咕叽,一切都要结束喽,全部都要结束喽,嗜血鸟再也不会被愚蠢而贪心的农夫打扰了,因为他要用健康换金子。”

    当然,这还是鸟语,农夫根本不知道嗜血鸟说的是什么意思。

    农夫的健康没有了,他开心地背着金子就往家里跑,可是他感觉金子越来越重,他的力气越来越弱,身上全都是疼的,脚下也好像绑了铅一样,他双眼直冒金星,十几只黑乌鸦在他的头顶上盘旋,一阵眩晕袭来,他没有支撑住,重重地摔倒在了土地里,没了知觉。他那箱用健康换来的金子也洒落了一地,形成了一片金色的麦浪。
4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