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豆记美文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礼仪会骗人

时间:2020-05-22 21:03:15    阅读:1 次    来源:
作者:佚名
    墙壁表层的涂料已经脱落得差不多了,露出内部灰色干燥的混凝土,林悦行走在荒废破旧的校园里,感受着之间凹凸不平的触感,心中不禁感慨万分。沙地里的双杠和秋千已然锈迹斑斑,可是耳边却仿佛回荡着当年的欢声笑语。

    自从十年前林家搬到别的城市,这还是林悦第一次回来。前两天林悦在医院意外遇见了唐安,刚好林悦前段时间因为生活和工作的种种压力心烦意乱到不行,所以当唐安建议林悦回小镇来看看的时候,林悦毫不犹豫就同意了,散散心也好。

    在校园里走了一圈之后,时间也不早了,说好中午要和唐安一块吃饭的。刚出来,就见唐安正站在校门口的树下发呆。

    “悦悦,你还记得这棵树吗?”

    黄昏的颜色涂抹在唐安的身上,并不刺目,反而温暖得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原来这个树洞还在啊,记得小时候我们还傻乎乎地对着树洞许愿呢,没想到一晃都十年过去了,”林悦裹紧外套,果然晚上的温度还是要比白天低一些。

    “以前我们许愿的时候还要在脚下垫石头,但是现在这个树洞都没我们高了,”唐安的指尖沿着树洞突出的边缘细细描摹,“一切都变了。”

    白嫩与粗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林悦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跟着指尖移动,光影之中依稀有两个扎马尾的小姑娘探头探脑地对着树洞说话。

    二

    “安安,我们不是说好在饭馆吃的吗?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刚明明都快点菜了,唐安却突然说要回家吃饭,然后扔下菜单就走了,林悦也是莫名其妙,只能赶忙追出去。

    “我不习惯在外面吃饭,不如你来我家吧,我做给你吃。”

    “你会做饭?我记得你小时候做个蛋炒饭都差点没把你家厨房给炸了的,现在你居然学会做菜了。”

    不怪林悦这么惊讶,小时候唐安饿的不行,想要做份蛋炒饭,却差点把整个厨房都给烧了,幸好唐父唐母赶了回来,才没有酿成大祸,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唐安居然都摆脱“厨房杀手”的称号了。

    到了唐安家,冰箱里居然被放得满满当当的,看来是经常做饭。

    “你经常回来住?”

    “对啊,每次回来我都在家吃,所以会在冰箱里备上很多东西。”

    花瓶里插着洁白的百合花,也没落灰尘,看来是唐安是很舍不得这里吧,所以才特意将面目全非的房子修复好,甚至连房子里的格局摆件都弄得和以前相差无几,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大火一样。

    唐安在厨房做饭,看起来轻车熟路,林悦本来想在一旁打下手的,但是唐安将林悦推了出去,让林悦去客厅看电视,自己一个人就够了。林悦也不强求,因为她也是个不会做饭的,与其在厨房里帮倒忙,还不如出去好好等着。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本相册,翻开,扉页上就是一张四人合照,戴着眼镜,看起来呆板又严肃的是唐父唐母,而唐安噘着嘴,好像在生气,照片里还有一个小女孩,被唐母搂在怀里,看着镜头,笑得很乖巧可爱。

    这个小女孩是谁?林悦发现她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看唐母和小女孩这么亲昵的模样,显然关系匪浅,而且这个小女孩眉眼间和唐母有几分相似,倒是比唐安更像是唐父唐母的女儿。

    “安安,这是谁啊?”

    林悦抱着相册就跑到了厨房,想要问问,却没想到唐安好像被吓到了,手中的玻璃杯摔在地板上,青绿色的液体溅了一地。

    “没事吧?这是什么啊?”

    “没事,我来收拾就好了,你别过来了,菜都做的差不多了,我本来还想给你做杯果蔬汁的,没想到摔地上了,没关系,还有的,你先出去吧,我把这里收拾好,就可以吃饭了。”

    林悦又被推了出去,想问的东西也没问到。

    算了,吃完饭再问也行,林悦这么想着,只能回到客厅,翻看相册之后的部分,发现很多都是那个小女孩的照片,有独照,也有和唐父唐母的合照,反而是唐安的照片很少,还都是在闹别扭的样子。

    林悦觉得有些好笑,谁能想到唐安小时候那么叛逆不服管的样子,长大了却变得像一个贤妻良母。

    “吃饭了,”林悦听到唐安的声音,放下相册,餐桌已经布置好了。

    “我特意在果蔬汁里加了蜂蜜,口感特别好,你一定要多喝点。”

    林悦尝了尝,确实挺好喝的。

    “天色也不早了,今晚你就住这儿吧,”唐安见林悦吃饱喝足了之后,笑着说道。

    “好啊,不过我的东西还放在酒店呢,我得先回趟酒店。”

    “回酒店啊,你现在还走得动吗?”

    “虽然我确实吃了很多,但也没到走不动路的地步吧,”林悦起身,一阵头晕目眩让她根本就站不住,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三

    再睁眼,林悦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木屋里,后脑勺有些疼,一摸肿起了好大一块,想是曾经磕在什么很硬的东西上面。

    窗户缝隙中有光线透进来,屋子里全是灰尘和蛛网,应该是废弃很久了。门窗都被封死了,也打不开。

    “救命啊,有没有人在外面?”林悦不知道自己被关在哪里,只能大声呼救试试。可是寂静一片,根本就没有回应。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在唐安家吃饭吗,怎么现在跑这来了?这是哪儿?林悦用力地揉按着太阳穴,试图捋清前因后果。

    “你还走得动吗?”林悦想起昨天唐安说的话,还有那个诡异的笑容,不会是唐安把自己关在这里的吧,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林悦边想边在屋内摸索,寻找其他出口,实在不行,有个什么有用的工具也行啊,突然墙角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原来是一个书包,刮掉上面的尘垢,隐隐有粉色透出来,书包里装的是已经泛黄的书本,抽出来才发现是小学的课本,扉页上的字看起来很是稚嫩,一笔一划地写着一个名字,唐宁。

    顷刻间,记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熟悉又陌生。

    四

    林悦其实是认识相册里那个女孩的,那个女孩正是唐安的亲妹妹,唐宁。

    唐母在怀唐宁的时候早产了,所以唐宁的身子骨很弱,动不动就生病,这让唐父唐母不得不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小女儿身上。

    唐父唐母对唐安的要求非常高,而且非常严厉。可是相较于唐宁的聪明乖巧,唐安显得特别不听话,倔强又叛逆,总是跟父母唱反调。

    林悦和唐安逃课出去玩,被唐宁看到了,唐宁转头就告诉了唐父唐母,唐父唐母还以为是林悦带坏了唐安,于是反馈到了学校,林悦就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当着全校的面做了检讨,还被请了家长。当然唐安也不好过,被关在家里罚抄书,整整一个国庆都没法出门。

    林悦心里可恼火了,就在放学的时候将唐宁骗到了树林里,关在小木屋,本来只打算吓唬她一下,却没想到回家后林悦就忘记了,等到唐宁被找到的时候,已经陷入昏迷了。

    事情闹大了,林悦也慌了,根本不敢承认自己就是罪魁祸首,幸好唐宁一直没有醒来,也没人揭穿林悦。最重要的是,没过多久,唐家就发生了一场大火,只有唐安一个人活了下来,唐家的亲戚带走了唐安,而林悦也因为父亲的工作换了一个城市生活,关于这里的一切慢慢都变成了回忆。

    林悦不愿承认自己对唐宁犯下的错,就连她的记忆也将唐宁的存在抹去了。

    五

    如果唐安不是唐安呢?林悦不禁有些怀疑,如果现在在唐家的是唐宁,那一切就合理多了。林悦又从床下摸出了一把锤子,这让她更加确信自己的怀疑了,这个木屋就是当初自己和唐安一起发现的秘密基地,也是林悦用来关唐宁的地方,这把锤子还是林悦从家里偷拿出来的呢。

    有了锤子,一切就好办多了,破坏掉封在窗户上的木条,林悦终于爬了出来。日头已经逐渐偏西,正是黄昏日落之时,也没有手机,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木屋里待了多久。但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去唐家,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

    林悦敲响了唐家的大门,见到打开门的唐安,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唐宁?”

    唐安明显地愣住了,反应过来时脸色变得很难看,似是惊恐似是恼怒,“我不是唐宁,我是唐安,唐宁已经死了,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她看起来又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还记得我们的秘密基地吗?”

    “什么秘密基地?你没事吗?你这一天都去哪了,我四处都找不到你,要不是去酒店问了问,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实在是太奇怪了,如果她是唐宁,怎么会不知道林悦在哪,但如果她是唐安,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特别的秘密基地?

    “你不记得了吗?树林里那个被废弃的木屋,当初唐宁就是在那里被发现昏迷的,”林悦不免有些烦躁了,“之前我把唐宁关在那里的时候,明明有告诉过你的,我后来忘记了,但你竟然也没告诉你爸妈,我知道你一直都很讨厌自己的妹妹,只是没想到到了这种程度,要是我是害唐宁昏迷的凶手的话,那你唐安就是帮凶!”

    唐安瞬间如遭雷击,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林悦条件反射地去扶她。

    “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好得很!”说着,唐安狠狠地推了一把,林悦没反应过来,直接仰面磕在了门框上,不省人事。

    六

    这次林悦是被泼醒的,一睁眼,就感觉自己脸上滑腻腻的,手脚被绑在楼梯扶手上,丝毫无法动弹,而唐安正面无表情地往楼梯上泼油。

    “唐安,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唐安摇了摇手上半桶食用油,“不够清楚吗?我想烧死你啊!”

    “你疯了吗?我根本就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昏迷,我被关在木屋里的时候,拼命地想要出去,却得不到一丝回应,本来我也想要你尝尝这种慢慢绝望的滋味,可惜你居然逃出来了,”唐安说着说着突然笑了起来,“不过,也多亏了你,否则我还真不知道唐安竟然也有份,也更加不会明白那场大火的真相。”

    “嫉妒自己的亲妹妹受父母喜爱,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怀恨在心,甚至一把火烧掉了所有人。为了苟活,竟不惜自己骗自己!”

    “你是唐宁?”

    “我倒希望自己是,可惜我只是同这个卑劣又恶心的人共用一具身体罢了,”唐安说着将桶里剩下的油全部倒在了自己身上,“十年前那场大火不够彻底,没有烧死那个真正该死的人,那么就在今天做一个结束吧!”

    星星之火瞬间成燎原之势,夹杂着痛苦的哀嚎声,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4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