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豆记美文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伤仲永

时间:2019-04-13 11:31:18    阅读:5 次    来源:
作者:佚名
    小方是小康家庭长大的孩子,父母算不得高官达贵,也不是什么书香门第,但小方是被从小宠到大的这一点还是毋庸置疑的。

    小方小学三年级那年,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不论是在老师眼里,还是同学眼里都是了不得的地位。他们全班52个人,只有他的成绩是最好的,而且是邪门儿的好。就算小方的语文只考了七十几分,也一样是班里的第一,能够享受老师高声唱分的待遇,接着在51双眼睛的注视下,矜持着上台领自己的考卷。其实他心里早就已经骄傲上天了,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毕竟他也是读过书的人。

    那个时候的小方,德智体美劳三百六十度全面发展,就连桃花也各种各样乱七八糟地开,甚至在午休的时候有女生为了谁坐在他身边而大打出手,他还清楚地记得有人在他趴在桌上装睡的时候偷亲了他。可是小方没敢睁眼,于是这一段本能像台湾言情剧一样展开的故事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没有了恋情的小方并没有任何变化,况且那时候他本无心男女之事,那个时候他的世界里只有三件事:吃,玩儿,学习。既然学习小方已经那么得心应手,剩下在他生活中的重点就只剩下吃和玩儿了。所以三年级的小方,刚刚开始要发育的小方,在那个升四年级的暑假里,早上躺在沙发上吃,晚上吃了就去床上看电视。

    他也爱跟朋友出去疯跑着玩儿,通常是大中午的出去天黑才回来,本来就不白的小方被晒得黢黑,简直就像个小包拯。因为也胖,所以多了个外号叫小黑胖子,当然了大家也不会当着他的面这么叫他,大家都知道他脾气大面子薄,万一生起气来也不是好招惹的。

    不过小黑胖子这个称号还是跟了他许多年,后来摘掉了没还且说呢,小方依旧活在他无忧无虑的童年中,就算此后每学期的体检他都比别人要重十公斤,嗯十公斤,也根本不算大事,他也是到了初中才开始害怕体检,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那个暑假里小方的妈妈也是第一次接到老师的电话,通常小方成绩好又听话,这样的小孩老师一般是不会总找家长事儿的,那个时候的老师跟现在的老师可不一样。小方的妈妈当时在打麻将,在伴随着码牌洗牌的声音中,她听到了小方英语不及格的声音。她当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消息是那么的虚幻那么的不真实,她甚至放下电话又马上投入了牌局战斗中,直到晚上吃饭才想起来还有这档子事儿。

    小方当时吃的正香呢,也不是什么大餐,就是玉米碴子粥,他能喝一碗。可是小方妈妈忽然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说了今天白天牌局上老师打电话来的事。第一次因为成绩骂人,小方妈妈不是很能找对感觉,也没怎么说就让他自己想想了。她是那种给足孩子成长空间的家长,能让他自己去想就让他自己去想,自己能不管就不管,谁都省事儿。

    小方也是第一次因为成绩挨骂,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所以小方也很苦恼,甚至晚饭再吃不下一口,踹了俩包子就回屋自我反省去了。小方不明白,就算刚开的英语课他不擅长,可他绝不是那种会不及格的人啊!不及格!这个词曾经距离他多么遥远,好比一个银河的直径,或者是更虚无缥缈的距离,比如猪能上树猴儿能上天之类的。可是此刻小方才知道自己见识浅薄,猴儿能上天这种事儿早就不新鲜了,那么他不及格也绝对有理由出现。

    小方和妈妈严肃讨论了这件事,说来说去只有一个办法能解决,那就是报补习班。小方也保证了,自己一定会一雪前耻,英语这种小case他马上就能解决。

    小方也的确是那种说到做到的孩子,他的英语成绩果然唰唰上来了,并且也因为这个科目人生达到了新的高度!英语老师全年级巡演般地表扬他,搞得很多女生慕名而来,等在班级门口就为了看他一眼,不过一般都只看一眼,因为这个时候的小方已经基本上放弃减肥了。

    离开孩童般的初中,小方终于长大了,在这个正是长身体的年龄,他几乎每天都睡不够,上课睡下课睡,高中一年级一整年,几乎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的。

    小方的成绩还是一般,不是特别好,也不是特别坏,总之到不了值得家长关注的程度。这个时候,觉睡多了可能把脑子睡坏了的小方突然决定,他要当演员,他也要考电影学院!

    小方这个决定不论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听起来都那么可笑,就他那个郭德纲的体型,还没有郭德纲的嘴皮子,怎么可能考上电影学院?但是那时的他才高二,刚刚开始的青春一切皆有可能,况且像他一样的做梦的小孩子多了去了,所以他这个决定在众多梦想中一点都不突兀,他们班还有一个结巴想当主持人呢,大家还不是照样鼓励他。

    为了这个梦想,小方开始硬下心来减肥,不论别人怎么劝,他就是一口东西都不吃,什么轻断食、过午不食,这不食那不食,就连他妈端着碗撬都撬不开他紧闭的双唇。这一次减肥没有失败,他不吃晚饭的习惯一直坚持了两年,但也不算成功,因为两年下来他才减了3——斤。

    青春的列车飞驰,靠站的时间太短,以至于小方还没有减到自己理想中的体型,就被催促着考上了大学。专业不是他一直想演的电影,而是离电影忽近忽远的编导,学校也不是非常优秀,二本。为什么是二本呢?因为三本被国家取消了。

    上了大学的小方比以前上高中还沉默,他人生最巅峰的时刻似乎在小学三年级就度过了,那时的他全校闻名,初中变成了全年级闻名,高中在班上的存在感逐渐变弱,到了大学,就连集体聚会偶尔都会少了他的身影,更别说其他学校组织的大型活动了。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交到朋友,也谈了一次恋爱,对方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儿,但是再普通的女孩儿在大学都是花蝴蝶,所以他们的恋情只维持了两个多月,之后愉快地分道扬镳。之后的小方再也没想过这档子事儿,好像完成了一次任务一样,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以后出去说呢也有的说,这就够了。

    大二的时候,全班组织了一堂远游,小方推脱不过,还是和全宿舍的人都报了名。那次为期半个月的旅行,足足让他瘦了十斤,比他不吃晚饭三年都有用。

    瘦下来的小方帅气不少,也没那么黑了,跟他聊骚的女孩儿也多了。尽管他还是会偶尔想起初恋,但是面对更新鲜更漂亮的花蝴蝶,他也无力拒绝。他也渐渐察觉到了,大学的恋爱真好谈,只要有暧昧的机会,就有发展下去的可能,没有人坚定,或许有人很认真,但他认真的对象也不少。

    在这种情况下,小方女生朋友很多,但始终没有定下来,在别人都忙着考证的时候,他又做了个不切实际的决定,他要当作家,他要红!如果说当演员是做梦的话,那当作家还红就是下辈子的梦了。

    可是他不信邪,不气馁,并且他那点儿文采还真的有眼瞎的人赏识。当然,此时的他离红还有很远很远,因为赏识他的人让他做了枪手,而自己顶了红的名头。

    金主大哥经常跟小方吐苦水,说行业怎么怎么难做、骗子越来越多、钱越来越少、规定也越来越严格,还有几个冒险被抓进去的,生活不易。只是小方一边听,一边还要看他在朋友圈晒收入,晒转账记录,晒自己招了多少个人,晒谁又不听话了要被他扣钱以及各种抱怨赖社会和点儿背。

    小方想,他这么点儿背都没说过什么,一个金主有什么好抱怨的?

    大学的时间也过的很快,青春列车马上又要到站,这次换乘到哪里,小方还没有决定。不过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人理会他对未来的迷茫。毕业又有一次旅行,这次是学校组织的,想不参加都不行。

    上火车之前,他痛恨这次旅行,更痛恨没有什么感情的大学同学。可一周过后,他突然喜欢上旅游大巴上坐在他前面的卷发妹,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理由。

    一开始他是讨厌的,讨厌对方的做作与张扬,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情产生了变化。他曾经也疑问过,但疑问的结果只是让他更加肯定这种感觉,这种心情就是喜欢。

    小方想了很多,他甚至想去喝点桃花酒,借着酒醉强吻她,可是找不到她单独行动的机会。他也非常明确的知道他们之间不会发生任何故事,因为这趟长达半个月的旅行结束之后,他们马上就要离校,各奔东西,再也不见。小方想了很多,每次想到这里,都想把自己的心脏从胸口挖出来,狠狠给它两巴掌,妈的,让你早不动晚不动偏偏现在动!

    不论小方愿意不愿意,时间都在飞速流动,他们一个景点一个景点的逛过去,景色再美美不过照片,所以小方将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卷发妹身上,反正能多看一眼是一眼,就算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可怕的,毕竟少看一眼是一眼。

    终于,旅行进入了尾声,他们坐上了回校的火车,一个晚上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小方还是不甘心,将自己的下铺让给了卷发妹的朋友,而他挤在了卷发妹上面的中铺,连头都抬不起来。

    清晨来临,小方和卷发妹相处的时间进入倒数阶段,不过此时的他们总算能说上话了,还能坐在一个铺位上看电视剧,他还能拿着她的手机。小方发誓,自己聊过那么多骚,谈过一次恋爱,这次绝对是进展最快的一次。

    卷发妹晚上没睡好,就靠在小方身边休息,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却又相隔千里。这个时候,火车突然经过隧道,灯没开,所有人都反应不及,四周陷入一片黑暗。小方突然觉得嘴上一软,一股带着淡淡酒精味的蜜桃香气就冲进了他的嘴里,他反应不及,对方很快撤退,天也亮了。

    恢复光明的火车车厢依然有轻微的吵闹,卷发妹还在他身边不远处半躺,一动不动。他觉得自己好像魔怔了,可是他总不能大声嚷嚷,刚才谁喝了酒偷亲老子了吧?

    不过好心有好报,睡了小方下铺的那个妹子忽然过来对着卷发妹数落起来,说她为什么喝了桃花酒却不装回去整理好行李。小方看见卷发妹闭着眼睛的脸变得微红,看来那瓶景区买的假酒还是挺烈的。

    但是卷发妹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表示,火车到站,他们甚至都没有挥手再见,这段比露水还短的情缘,终究就这样结束了。

    毕业了,小方终于狠下心跟金主大哥说了再见,他不想放弃自己最后的梦想,更不能放弃飞快前进的现实,因为他的家庭情况不允许他脱产搞创作,所以他只好一边工作,一边考试,一边继续自己越来越渺茫的梦想。

    不过小方并不再执着,就好像他已经放弃减肥,认命自己是这个体型一样,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争取将来能在公家单位上任一个闲职,照顾好父母以及还没出现的未来老婆就够了。

    小方的妈妈还是会经常调侃,调侃他那些现在看起来非常不切实际并且可笑的梦想,调侃他曾经那么聪明像个小天才一样,他自己却什么都没说。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小方爸爸忽然打开折扇,以一种非常潇洒的姿态开口来了一句:泯然众人矣!

    后来,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4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