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豆记美文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老婆和女儿去世3天,他就带个大肚子女人登门入室。”

时间:2019-03-21 08:22:32    阅读:3 次    来源:
作者:佚名

“老婆和女儿去世3天,他就带个大肚子女人登门入室。”

  “妈,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唐安然跪在医院的走廊上,对着面前的婆婆不断的祈求着。

  半个小时前唐安然的女儿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急救,医生要求必须先缴费才能开始手术,身无分文的她只能向婆婆求救。

  “放开!”婆婆狠狠甩开唐安然的手,一脸怒气的指着她破口大骂:“你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五年都生不出儿子,现在还想要我花钱,做梦!”

  这样的话她每天都要骂唐安然很多遍,但唐安然并不在意,现在她只想要婆婆能救救自己的女儿。

  “妈,朵朵是你的孙女,你救救她,求你救救她……”唐安然跪在婆婆面前,一遍遍的向她求救,可她却连正眼都不看一下。

  正好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医生面无表情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病人失血过多已经死亡,你们准备准备后事吧。”

  “不!不会的!”唐安然大声尖叫着,想要冲进去见见女儿,可才刚刚站起来,一个巴掌就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重心不稳的她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唐安然,你闹够了没有!”李文博瞪着她怒吼着:“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

  “你走开!”唐安然一把推开他想要站起来,可李文博根本不给她机会,一个接一个的巴掌狠狠打在她的脸上。

  脸已经被打得麻木了,根本感觉不到疼,可心却疼得几乎让唐安然窒息。

  今天她本来是想要陪着女儿开开心心的过个生日,可没想到丈夫李文博直接带着怀孕两个月的女人登门入室,想要把她和女儿赶出家门。

  她自以为幸福美满的家庭,到头来只是一场笑话。

  四岁的女儿在他们的争吵中,哭喊着跑出了家门,唐安然想要把她追回来,可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急速驶过的汽车撞倒在地。

  心脏一阵一阵的抽搐着,疼得唐安然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根本就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婆婆的谩骂声还在她耳边回响着,李文博的拳头也是重重落在她的身上,唐安然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疼得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隐约间似乎听到他们在慌忙的喊着医生,但最后只感觉眼前一黑,然后什么意识都没有了。

  ……

  “砰”的一声巨响,吓得唐安然直接睁开了眼睛,还没有等到她回过神,手臂就被人一把抓住,狠狠地拽了起来。

  唐安然瞪大眼睛,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身材高大健壮,五官俊朗分明,但此时这张俊朗的脸上,却带着浓浓的怒气。

  “徐安然,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男人气愤的朝着唐安然大喊,抓着她手臂的手也在不断地加大力度。

  徐安然?他这是在喊我吗?唐安然一脸的茫然。

  “先生,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说的徐安然。”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唐安然出声向他解释着。

  可他根本就不听唐安然的解释,抓着她一个用力,直接将她狠狠抵在了墙壁上,另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徐安然,你还想耍什么把戏!”

  他的力气真的很大,在他面前唐安然完全就没有反抗的力气,脖子上传来的疼痛感让她非常难受,最后没有办法,唐安然只能低下头狠狠咬住他的手臂。

  男人没有想到唐安然会有这样反抗的动作,身子微微僵了一下,然后突然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

  他站在原地,冷眼看着大口喘息着的唐安然,最后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

  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唐安然的情绪这才终于平复下来,可在看到四周的环境时,却再次愣住了。

  第一反应就是,这不是她的房间!

  这是一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房间,粉白色的墙壁,粉色的窗帘,沙发,衣柜,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一片粉红色。

  唐安然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个房间,可现在自己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唐安然想要出去看看,可刚刚下床,却在看清衣柜穿衣镜里的人时,再一次愣住了。

  镜子里的女人穿着一件粉白色的睡裙,精致漂亮的脸蛋,白皙嫩滑的肌肤,还有那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

  即使镜子里的这个人确实和自己长得有几分相像,但是唐安然可以肯定她绝对不是自己。

  因为长期在家操劳家务和带孩子,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保养,五年的婚姻让她彻底的熬成了黄脸婆,身材也开始有些发福,可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样子?

  难道……她重生了?

  唐安然刚一想到这个词,在医院里发生的一幕幕就好像是放影片一样,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

  记得在晕过去之前,她在心里发誓,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一定要让那些伤害过她和孩子的人付出代价,可没想到上天真的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想着自己才四岁的女儿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人世,她的心就再一次剧烈的疼痛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涌出了眼眶。

  是他们害死了她的女儿,她一定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一定要为女儿报仇!

  既然老天爷都给了她这个机会,那她一定要好好珍惜!

  只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先弄清楚这具身体到底是什么身份。

  正当唐安然愣神的时候,房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年轻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少奶奶,我……我来伺候您换衣服……”女人走到唐蔚然面前,用很微弱的声音说完这句话以后,脑袋是越来越低,几乎是根本不敢直视唐安然。

  看着她这副样子,唐安然皱了皱眉,思考着到底该要怎么开口询问才能不露出破绽。

  “我之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脑袋为什么这么疼?”过了一会儿,唐安然揉了揉脑袋,看着女人问道。

  女人一听到唐安然问话,越本就已经低得很下的脑袋又往下低了低:“少奶奶,您昨天摔下楼梯磕到了脑袋,医生说有轻微的脑震荡,可能是因为这个才有些疼。”

  听完她的话,唐安然了然的点点头,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继续问下去:“我的脑袋很疼,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你跟我说说吧。”

  一听到唐安然这样说,女人有些错愕的抬起头看向她,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按照她的要求,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唐安然。

  从她的讲述中,唐安然大致了解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她现在的这具身体名叫徐安然,是阳城徐家的千金小姐,这个女人叫徐晓蓉,是跟着她从徐家过来的女佣,而刚才的那个男人是徐安然的丈夫顾无恙,阳城的商业帝王。

  他们已经结婚一年,但是夫妻之间的关系并不好,一个月大概只能见上一次面。

  顾无恙一直想要和徐安然离婚,但是徐安然没有同意过,而且每一次都不断的找借口躲避离婚,甚至不惜采用割腕自杀,跳楼这样极端的方式来逼迫顾无恙。

  也正是因为这样极端的方式,这场婚姻才艰难的维持到了现在。

  难怪刚才顾无恙进来的时候恨不得直接杀了唐安然……

  “晓蓉,你先下去吧。”唐安然揉了揉额头,对着她吩咐道:“关于我失忆的这件事,你别跟其他人说。”

  “好的少奶奶。”徐晓蓉点头应了一声,然后退出了房间。

  躺在床上,看着这陌生的环境,唐安然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所在的阳城,距离她之前生活的北城完全是两个方向,如果想要去报仇的话,就必须离开这里。

  想到这里,唐安然又立刻下了床。

  打开衣柜,里面竟然全都是粉色的衣服,看着她的眼睛都有些刺疼。

  找了一件不是太亮眼的换上以后,又赶紧找出行李箱,简单的收拾了一些衣服,然后将床头柜里的钱包和手机带上。

  现在的唐安然是身无分文,所以只能用徐安然的钱了。

  收拾好一切以后,唐安然正准备离开,目光却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一份离婚协议书。

  既然她要离开阳城,那这场婚姻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了,而且顾无恙那么的讨厌她,倒不如成全他一次。

  这样想着,唐安然就赶紧找出一支笔,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下徐安然这三个字,然后拖着行李箱就准备离开。

  只是没有想到,刚刚打开门,就看到了顾无恙像堵墙一样的堵在了房门口。

  他凌厉的目光落在唐安然的脸上,剑眉紧紧的蹙起,好像是在极力抑制着怒气。

  “我……”唐安然张了张嘴,最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递到了他的面前:“这个我已经签字了……”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顾无恙就直接一把抢过离婚协议。

  他的眼睛紧盯着协议书上的签名,沉默的不说话,唐安然不由得紧张的收拢了垂在身侧的手,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和徐安然的字迹到底像不像,害怕他会看出什么破绽来。

  “有什么问题吗?”见他一直沉默的紧盯着离婚协议书,她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出声问了一句。

  听到唐安然的问话,他这才抬起头直直的看向她。

  顾无恙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强大,唐安然有些招架不住,尤其是他凌厉的双眼一直紧盯着自己,让她不免有些心虚。

  唐安然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他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再一次将她抵在了墙壁上,冷着声音质问:“你到底是谁?”

  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识别下方*:

  长按【*识别继续阅读~

4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