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豆记美文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珊瑚礁

时间:2019-03-12 10:36:31    阅读:5 次    来源:
作者:匿名

  飞机在圣·皮埃尔小小的机场着落了。安妮·雷蒙特走下飞机,觉得自己好像到了另一个星球。24 小时以前,她还在浓雾弥漫的伦敦,现在已经站在阳光灿烂的西印度群岛了。

  安妮是到住在这儿的埃伦姑妈家度假的,爸爸妈妈已给姑妈发了电报,可机场的出口处却连姑妈的影子也没有,她到问讯处去打听,那里也没留下姑妈的任何信件。正在她焦急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时,一个和他乘同一班飞机从伦敦来的、叫马克·托马斯的高个儿男孩走到她的面前,微笑着说:“雷蒙特小姐,刚才我无意间听到了你在问讯处的谈话,我们家有个甘蔗农场,就在您姑妈的珊瑚礁别墅边上。我去叫辆出租车,你搭我的车去好吗?” 安妮高兴极了。她到了陌生地方的不安心情,一下子减轻了。在机场门口,安妮一边等着马克喊车子来,一边欣赏着当地那些衣着艳丽的小商贩和他们面前堆满着的各种新鲜诱人的热带水果。不远处,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正在叫卖着一种用珊瑚和贝壳串结起来的首饰,那些玫瑰红的项链一下子把好奇的安妮吸引过去了。

  突然,就在那老人的背后传来了粗暴的谩骂声:“你这个老贼,我看见你偷了我的钱包,交出来!要不,看我揍你!”安妮循声望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顶镶着猩红缎带的巴拿马帽子底下露出半张铁青凶狠的脸。老人吓得直在后退,申辩说:“不!先生,我没有拿你的钱包。我老约瑟从不偷东西!”安妮忽然发现一只棕色的钱包正躺在那人自己的身影里,她忍不住走上去说:“老人没拿你的钱包!瞧,它不就掉在你自己身后吗?”那人狠狠地盯着安妮,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最后,他捡起钱包走了。安妮不禁怀疑,那人是不是自己故意把钱包扔在地上的。老人一边把自己的东西装进包里,一边对安妮说:“他是个坏蛋,和我老约瑟作对。小姐,你也快点走吧,他会来找你麻烦的。”说完,老人没等安妮答话,就匆匆地走了。

  正在这时,马克喊的车子来了。汽车在狭窄的道路上飞驶着。车上,马克开始扯起珊瑚礁别墅的传说来。他说,由于悬崖在这儿形成一个隐蔽的小海湾,几百年前,一个法国海盗发现这儿是个谋财害命的好地方,就造了这座珊瑚礁别墅。晚上,那恶棍常常把灯笼挂在棕榈树上。来往船只上的善良人们,看到灯笼以为是码头的灯火,于是就驶进海湾,撞上暗礁。这时恶棍就带着他那帮人冲出来,把船上的财物抢劫一空。没多久,这恶棍便成了加勒比海峡中最有钱的人了。可奇怪的是,他死后,他的那些财宝也就不知去向。当地的人都说他的阴魂不散,仍然在这儿守护着他的不义之财。马克说,那是个可怕的地方,他不能想像安妮姑妈怎么敢一个人住在那儿。而安妮却放声大笑,她不相信在这阳光明媚的小岛上,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

  突然,一阵尖锐的喇叭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一辆巨大的轿车以惊人的速度从后面冲上来。为避开这辆车,安妮他们的汽车倾斜得很厉害,外面的两只车轮几乎紧挨着悬崖的边缘了,再差一点,就会连人带车滚下悬崖。马克吓得面如土色地说:“那家伙简直疯了,成心想叫我们去见上帝。可惜没看清他的车号,好像那人戴一顶猩红缎带的帽子。”安妮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会不会就是那个冤枉老约瑟偷钱包的家伙?但她又安慰自己,在圣·彼埃尔戴这种帽子的人或许多着呢。

  马克把安妮送到别墅门口,并约好明天再来看他,就走了。安妮按响门铃,很快,一个高个儿、脸上毫无笑意的女人打开了门。安妮作了自我介绍,随后跟她走进空无一人的大厅。那女人冷冰冰地说:“我是基尔默太太,你姑妈的秘书。本来想打电报叫你别来的,因为你姑妈已经准备离开这里,卖掉这笔地产了。”安妮大吃一惊。她觉得这基尔默太太讨厌极了,她的声音就像她的脸色一样冷酷。但她尽量不让厌恶之情流露出来。她随着基尔默太太上了二楼,穿过一道长廊,打开一扇门,进了埃伦姑妈的房间。

  埃伦姑妈躺在一张睡椅上,安妮觉得她比以前瘦多了,而且显得苍白无力。安妮的到来使她娘妈高兴极了,她拥抱着安妮说:“亲爱的孩子,我想去接你,可基尔默太太说我身体不行。你收到我的信没有?”安妮察觉到基尔默太太就在身后,心里想道:肯定有什么人把信藏起来了。她有意回避姑妈的问话,说:“是马克·托马斯把我送来的。”姑妈说:“马克是个好孩子,这样你到我这儿来就有伴了。”安妮和姑妈还没谈上几句话,基尔默太太就不耐烦地要打发安妮走。她说:“你姑妈在午睡呢,你该让她休息了。”安妮感觉到姑妈的手臂把她搂得更紧了,姑妈说:“不要紧。基尔默太太,你去端点儿柠檬水来好吗?让安妮凉快一下。”基尔默太太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眼睛里流露出恼怒的神情,匆匆离开了房间。

  基尔默太太一走,埃伦姑妈马上坐了起来,脸色显得严肃紧张。她说:“我一定要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安妮!只有你能帮助我了。我不想卖掉珊瑚礁别墅,我曾打算把它变成一个旅馆。可现在我连雇一个人在这儿干活也不行,好像有什么人正在蓄意把人们吓得不敢到这儿来干活……”姑妈疲倦地倒在枕头上,声音急促而又低沉,“我曾在书房里看到一本记着海盗财产的日记本,可后来就找不着了,基尔默太太说根本就没这本书,说我在胡思乱想,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胡思乱想。自从那本书丢失后,一切都变得越来越糟了。以后就有人要买我的别墅,安妮,看来我不能坚持很久了……” 埃伦姑妈还没说完,基尔默太太端着柠檬汁进来了。一进门她就说:“雷蒙特小姐,你一定得离开你姑妈,她太累了。走,我领你去你的房间。”她领着安妮出了房间,还把走廊里的那道门关上。基尔默太太一只手拉着门上的把手,冷冷地说:“或许我还得郑重地告诉你,你姑妈身体不好,总是产生幻觉。不要把她的话当真。她只有摆脱了这所珊瑚礁别墅之后,健康情况才会好转。你要劝说她赶快离开这儿。”她指着楼下一个房间说:“你住那儿。请别随意乱闯,那样会打扰别人休息的。”说完,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安妮到了自己的房间,呆呆地出神。她知道姑妈的神志很清楚。她想,要是能找到那本日记,再能弄清楚那些人为什么急于要得到珊瑚礁别墅,就可以使姑妈安心了。安妮决心到楼下的书房里去找一找。她蹑手蹑脚地走到楼梯脚边,突然看见旁边桌子上有一顶镶着猩红缎带的巴拿马帽子。安妮听见自己的心在胸膛里砰砰直跳。她屏息敛气,听见左边一个房间里有两个人在悄悄地说话,一个是塞尔默太太,另一个不用听声音她就知道是谁。现在至少一件事情是明摆着的,这个戴巴拿马帽子的阴险家伙和珊瑚礁别墅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关系。

  安妮只听见基尔默太太在说:“她是一个危险分子,得赶紧甩掉她。”以后他们的声音轻了下来,安妮就听不见什么了。安妮闪进隔壁一个房间,这儿这是书房,里面充满了霉味。书架上的书积满灰尘,这显然不是姑妈整理过的书。她边走边看,忽然发现书架上层有一排书摆得特别整齐,她拉过一把破梯子急忙爬上去翻找,可根本不见那日记本。她无意在书的后面摸到了一张羊皮纸,定晴一看,原来是一张地图,上面竟一点灰尘也没有!显然,这张地图最近有人动用过,而且是有人故意把它藏在书后面的。正在这时,基尔默太太突然出现了,她气势汹汹地叫道:“你在那儿干什么?我不是提醒过你,不要随便乱闯吗?小姐,请不要这样任性!” 安妮一惊,差点儿从梯子上摔下来。她镇静下来,支吾着说:“我在找点书看看。”她一边从梯子上走下来,一边把那地图偷偷塞进衬衣口袋里。

  基尔默太太睁着多疑的眼睛说:“这儿尽是垃圾。去吧,我们在等你吃晚饭呢!” 吃过晚饭,安妮借口说自己很累,就回房休息丢了。她爬上床,松了口气,开始研究那张地图。毫无疑问,这是珊瑚礁的地图,有别墅,有周围的一切,还有海湾。可她始终弄不清楚,那些奇怪的符号,是标明大海的深度呢,还是表示暗礁的形状呢?最后,她只好把地图折起来,放在桌上,打算等明天叫马克一起来辨认这些奇怪的符号。她实在累了,不久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安妮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她觉得房间里好像有什么人,一种恐怖感顿时布满了全身。房间里一片漆黑。她爬下床,朝电灯开关的方向摸去。走到窗口她停住了,她看到远处的暗礁边上有火光在移动。

  她站在那里,浑身打着寒战。这时,她听到房间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和什么人急促的呼吸声。她恐惧地转过身去,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来,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朝她猛然一推,她支撑不住,一头撞在窗上,霎时间眼前金星直冒,昏倒在地。

  又不知过了多久,安妮渐渐苏醒过来。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打开电灯,四周看看,房间里没任何别的人,可是桌上的地图不见了! 第二天早晨,安妮对谁也没说,独个儿来到海边。她觉得昨晚的事简直不可思议,可她又理不出头绪,心情不免沮丧起来。这时,马克找她来了。

  她激动地把昨晚发生的桩桩件件全部告诉了马克,她断定基尔默太太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马克默默听完安妮的叙述,不以为然地说:“这几年,这儿一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谣言,你现在没有一点证据,最好不要随便怀疑人。”安妮固执己见,又说了那个戴巴拿马帽子的家伙差点把他们的车逼到悬崖下去的事,可马克说: “他也许只是个蹩脚的驾驶员罢了。”安妮又问:“那么地图是谁拿走的?半夜暗礁边的火光又是怎么回事?”马克不想再争辩下去,他拉着安妮从沙滩上一跃而起说:“别去管它吧!瞧,多美的早晨,我们抓船去暗礁上玩吧!” 海滩的棕榈树林里,有艘小船,马克告诉安妮,这是老约瑟的船,老约瑟靠采集贝壳和珊瑚为生,没有人比他更熟悉潮水、流向和圣·皮埃尔四周的暗礁了。他们上了船,朝暗礁划去。海水清澈透明,能清楚地看到奇形怪状的各种珊瑚以及五光十色的热带鱼。安妮的心情高兴起来,当马克摇船回来的时候,安妮哼起了歌儿,好像把一切烦恼都忘光了。

  他们把小船放回原处,扛着船桨朝隐没在棕榈树林中的一所棚子走去,他们得把老约瑟的船桨放在那里。走进棚子,他俩不由吃了一惊——里面有一只崭新的小船和一大堆整齐而复杂的潜水装备。甚至还有水下照明用的灯。安妮满腹孤疑地说:“埃伦姑妈从没有这种东西,而这儿又是她的私人海滩,这些东西是谁的呢?”马克的脸也变得苍白了,他说:“安妮,你说得对,看来这儿确实发生了一些讨厌的事。” 两人走出棚子,又吃了一惊,只见基尔默太太正气呼呼地朝他们走来。

  她斥责他俩不该到暗礁那边去,又怒冲冲地把马克赶走,然后叫安妮跟她回别墅去,说有重要的事告诉她。

  在大厅里,基尔默太太按捺不住得意的心情,对安妮说:“你姑妈终于决定要卖珊瑚礁别墅了,律师明天上午 9 点钟来参加签字仪式,结束后你们就离开这儿,我已经在旅馆给你们预订了房间。”安妮强忍住泪水说:“不,姑妈是不愿意卖掉这座别墅的,我要去看姑妈!”基尔默太太轻蔑地笑了笑说:“不幸的是,今天你姑妈身体特别不好,需要安静。你得等明天你姑妈与律师办完手续后才能见到她。”说完,她将通向姑妈房间的那道门锁上,然后神气活现地走了,安妮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安妮绝望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忽然她又想到了那个棚子,或许通过那些潜水用具能找到一点线索。她拔腿就跑。可她来到棚子前不由大失所望:一把沉甸甸的大锁紧紧地锁住了门。她正要往回走,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人在抽泣。她壮着胆子绕过去一看,原来是在机场看到的卖珊瑚的老约瑟,他捂着脸哭得很伤心。安妮同情地走上去,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老约瑟告诉安妮,他的船被人砸烂了,他没钱修船,再也捡不到珊瑚了。安妮明白了,肯定是因为上午她和马克用他的船去了暗礁,这船才被人砸坏的。她安慰老人说:“别难过,你就会有船的。”说完,她飞快地跑回别墅,把本来准备买礼物的钱拿来,塞到老人手里。老约瑟望着安妮,感激地说:“谢谢小姐,老约瑟也要给小姐一点东西,他不会忘记小姐的好处的。”安妮笑了,老人也笑了。安妮猛然想起棚子里的新船,便问道:“老约瑟,棚子里的新船和潜水用具,是谁放在那儿的?”老约瑟满脸的笑容一下子全消失了。他胆怯地看看四周说:“他们只在夜里来。”说完就像逃避灾难似地躲进棕榈树林里去了。安妮望着老人的背影,觉得唯一的办法是等到天黑后,再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黑了,安妮偷偷溜出屋子,埋伏在棚子附近的棕榈树林中。她等了个把钟头,仍然没什么动静。正当她不耐烦时,传来了脚步声。这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就是那个戴猩红缎带的巴拿马帽子的人。安妮紧紧贴着树干,离他们只有几步远。她看着他们打开棚子的门,把船和潜水用具拖到水边。安妮激动得两腿发抖,这伙人会不会是到暗礁那儿去找海盗的财宝?这时,海滩上又有一个人跑来,安妮一看,是基尔默太太,没错,是她!安妮听见她在焦急地说:“我去看过了,她不在房里。这小女孩知道的太多了,事情会败在她身上的。” 安妮悄俏地朝前移着,以便听清他们的谈话,可刚迈出儿步,不料脚下一滑,竟脸朝下摔倒在沙滩上。基尔默太太叫了起来:“啊!她在那儿!抓住她!快!”安妮连滚带爬站起来想跑,可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很快她的手腕被牢牢地绑住了。基尔默太太喊道:“我们要抓紧时间,轮船已经在发信号了。先把她关进棚子里,回来再来收拾她。”他们把安妮推进黑乎乎的棚子里,又在门上上了锁。安妮费了好大的劲从地上爬了起来。现在她才恍然大悟,他们不是在找海盗的财宝,而是在干着更可恶的勾当!安妮想,应该马上叫人来帮忙,一分钟也不能耽误。她拼命地搓动着两只手腕,终于从绳子里挣脱了出来,借着微弱的月光,她找到了一块木头,于是,她一手护着眼睛,一手用木头猛砸窗上的玻璃。窗上出现了一个洞,她小心地钻了出去,拼命地往别墅跑去。

  一进大厅,她打开灯,急忙拿起电话。她的手直发抖,半天才把马克的电话拨出来。可是那头的电话铃响了好一阵,却投人接。她正想直接给警察局拨电话,可她手上的电话筒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一个人猛地夺了过去,嘴巴也被一只粗糙的太手捂住了。她看到基尔默太太和那两个男子正凶狠地盯着她。基尔默太太命令道:“快把她带到船上去!”安妮拼命挣扎,可她哪是两个男人的对手?她被拖到海滩边,推上了一艘小船。

  小船在起伏的海浪上颠簸着,缓缓地朝前移动。安妮真担心这伙人会马上弄死她,她决心尽快逃掉。她发现从暗礁方向发来了闪烁的信号灯光,这三个家伙正在全神贯注地观察着。这时不逃,还等什么时候才逃?安妮正想站起来朝海里跳的一刹那,一只大手又紧紧地抓住了她。安妮的膝盖和手肘都跌得青肿,她忍住疼痛,愤怒地说:“你们逃不了,警察会追上来的。”回答她的只是一阵狂笑。基尔默太太得意忘形地说:“若不是你来这儿多管闲事,事情要好办得多,好奇的雷蒙特小姐!你瞧,你姑妈多相信我。我只要把那日记本拿走,就使她整天疑神疑鬼,还使她相信自己神经有毛病。可她万万没想到,价值百万的财宝就在她的地产上,而这财宝是我们搞来的。

  最妙的是,明天她只能以买这别墅时所付价钱的十分之一来卖掉它,她还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得到好处的是我们!”安妮气愤极了,大声喊道:“姑妈不会卖别墅的!警察会来抓你们的!”回答她的依然是一阵狂笑。这阵狂笑声,使安妮毛骨悚然。

  安妮完全明白他们是在干什么。对一艘偷了珠宝的船来说,这僻静的珊瑚礁海湾确实是一个抛锚的好地方,而暗礁边的浅水地带,埋藏财宝又是多么理想。可是现在来不及了,她无法报告警察。她绝望地想,要是刚才和马克接通了电话该多好啊! 正在这时,后面传来一声枪响!安妮张嘴想要大声呼喊,可是一条围巾塞进了她的嘴已,双手也被紧紧地捏住。戴巴拿马帽子的人说:“海滩上有警察,我们还来得及赶到轮船那儿去,快!”可是,他们很快发现,在那轮船边上有一艘警察的摩托汽艇。三个家伙顿时乱了阵脚。基尔默太太说:“回到海滩去,赶快逃!”小船急忙调转方向,船身几乎要翻了,为了逃避警察的追捕,他们拼命朝海滩上划去。趁这机会,安妮使出全身力气,从那双大手中挣脱出来,用力扯下嘴上的围巾,大声呼救。她希望人们能听见她的声音。她连喊几声,她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安妮听见有人在说:“安妮,你好点了吗?”她闻声睁开眼睛,看见马克正俯身看着她。她神情恍惚地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她惊奇地问: “这是怎么回事?基尔默太太和那两个男人呢?”马克告诉她说:“别担心!我看到那些潜水用具后,又联想起你说的事,觉得你的怀疑可能有道理,就去请警察调查。现在,那些坏蛋都押在警察局里。来,我送你回家去吧。”安妮听了,高兴地笑了。

  马克把安妮送回别墅后,安妮坚持要先找到日记本,再去见姑妈。在基尔默太太房间里,他们不费多少事就找到了日记本。马克说:“这东西比药还灵,你姑妈见了,病就会好起来的。”果真,当他们撞开走廊里那道门,走进姑妈的房间,安妮把日记本放到姑妈手里时,姑妈的脸上很快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第二天,安妮醒来,已是中午了。她赶忙穿好衣服,奔上楼去找姑妈。

  在楼梯口,她看到马克和一个警官正等着她呢。警官问候安妮后又对她说:“那些歹徒是把从南美洲偷来的珠宝藏在这儿,打算以后有机会再运出去。

  事实上他们已在这儿藏了不少珠宝。我们的潜水员已经彻底搜查了暗礁地带,所有装珠宝的防水袋都找到了。”安妮满怀希望地问:“难道没有其它东西了吗?昨天晚上临睡前我一直在看那本海盗的日记,几百年前,海盗确实把财宝藏在暗礁一带的。”警官摇摇头说:“如果还有什么东西的话,我们的人一定能找到的。也许根本不存在那些传说中的财宝;也许以后才会有人发现它的下落。”正在这时,马克告诉安妮,老约瑟找她来了。老人慢吞吞地踏上台阶,走到门廊里,把一件东西塞到安妮的手里:“小姐,我送你一件礼物。”这是一串绿宝石串成的项链,在热带耀眼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安妮激动地说:“真美啊!”她把项链递给警官说:“这也是那些偷来的财宝中的吧?”警官接过去一看,肯定地说:“不,这是一件真正的古董,瞧这精致的工艺,它值不少钱呢。老约瑟,你在哪儿找到的?”老人推心置腹地说:“许多年前,我就开始找珊瑚了。那天潮水特别低,就在暗礁的底部,我发现了一只非常旧的箱子,全破了,没一点用处。后来我在那里面找到了这根项链。这比珊瑚好看多了,于是我一直把它保存着。现在我把它送给这位小姐了,因为她是个好姑娘,给了我船,使我过得非常幸福。”老人说着愉快地笑了。

  有好一会儿,谁也不作声。安妮抚摸着项链,她简直不能相信,海盗埋藏的财宝中仅存的一件,竟落在她手中了。怎么处理它才好呢?她忽然有了生意。她对警官说:“请你替我们把它卖了吧!这海盗的赃物现在可以用来做点好事了,埃伦姑妈可以用这笔钱,把珊瑚礁别墅改建成一座旅馆,让人们到这儿来欢度节日,消愁解闷。”安妮抬头看看姑妈,姑妈正爱抚地握着她的手,看看马克和警察,他们正在朝她微笑呢。

  • 上一篇:寺庙
  • 下一篇:如意钩
4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