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茶的姑妈》后,开心麻花不开心_机器人 - 逗机网 

《李茶的姑妈》后,开心麻花不开心

本文来源丨壹娱观察

文丨陈默、Ryu、斯里

头图丨《李茶的姑妈》官方剧照


刚上映一天,被视为国庆档种子选手的《李茶的姑妈》就陷入了口碑崩塌的窘境。


作为开心麻花主推的第四部电影,《李茶的姑妈》首日排片占极大优势,该片上映两日已攫取2亿票房,不过,伴随高票房的是一泻千里的口碑。


截至壹娱观察发稿,《李茶的姑妈》豆瓣评分已跌至5.2分,不少豆瓣网友直接给出了“低俗”“尴尬”“太差了”的评论,而这个分数可能还会更低。猫眼专业版上对《李茶的姑妈》票房预测,也从原来的超20亿,下降到了9.35亿。原本较高的排片率,正逐渐被口碑上扬的《影》和《无双》所挤压。


上映第二天,《李茶的姑妈》上座率也默默地排到了四部热门影片的最后一位,它的市场前景面临着很大的考验。


《李茶的姑妈》剧照


《李茶的姑妈》虽然开心麻花的第四部主控电影,但在这部电影中,开心麻花原有的两大台柱之一的沈腾只客串了2分钟,另一台柱马丽仍然缺席。


沈腾最近一次在大银幕亮相是在今年的暑期档电影《西虹市首富》中,这部电影斩获近26亿票房。《西虹市首富》是由闫非、彭大魔、沈腾等开心麻花原班人马打造,制作、出品公司都是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开心麻花只是众多出品方中的一个。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的法人和第一大股东是导演闫非,开心麻花的副总经理马驰,也投资了这家“西虹市”。



《西虹市首富》和《李茶的姑妈》同样属于探讨金钱与人性关系的题材,前者名利双收,而后者上映一天口碑扑街。《西虹市首富》的成功肯定让闫非非常开心,但从《李茶的姑妈》现在的表现看,开心麻花,似乎开心不起来。


麻花不好拧


今年3月底,开心麻花撤回了IPO的申请,公告给出的理由是,由于公司计划对股权结构进行调整。


从舞台剧起家,走向大银幕,几部喜剧电影接连成功,开心麻花这两年明显在攻占电影市场。影视公司所遭遇的项目不稳定、回款问题、现金流吃紧问题,开心麻花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


根据开心麻花公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超过3.4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长113.05%,净利润约为4051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3.72%。虽然从该报告可见,开心麻花在2018年上半年发展良好,但可以看到,高增长的原因并非来自影视及其衍生品。


由2018年半年报清晰可见,演出及衍生这部分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9.77%,达到1.67亿;艺人经纪项目相关收入高达1.43亿,较上年同期增加362.21%。反观电影方面,只有3000余万元收入。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去年后半年,开心麻花准备走上创业板。半年报中本期现金流净额高达4.1亿,但周转率只有1.37%,电影票房分账、剧场和排练厅租赁等,均具有回款周期长的特性。资金周转效率低,回款慢,开心麻花需要IPO进行募资。


《财经》在今年8月的一篇报道中曾引用一位接近开心麻花的人士的话,称开心麻花在终止A股IPO后,最新的计划是赴港股上市。不过,港股对内容制作公司向来不是很友好。就目前情况来看,这个让观众们开心了十几年的麻花,想要做得更好,还需要再拧一拧。


好吃的麻花,还得有馅


2017年,开心麻花为采购内容,花费了1.24亿元。其中最主要的内容来源,由4家影视工作室承包。



有意思的是,前4家工作室都是麻花旗下几名头部艺人开设的。上海兜宝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6年,为沈腾独资企业;上海石礁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7年,为艾伦独资企业;上海花松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6年,为马丽独资企业;上海木喆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7年,为常远独资企业。


今年的采购预付款项中,旗下艺人的工作室虽有减少,但依然可以看到上海石礁影视文化工作室和新沂马丽影视文化工作室的身影,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前者同样是由麻花旗下艺人马丽创建的工作室。



几名头部艺人纷纷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一方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公司的束缚,获取更多资源;另一方面能够使其利益最大化。尽管沈腾、马丽等人没有像王宁一样离开公司,但同样给开心麻花带去了不小的冲击。公司管理团队开始意识到人才流失的问题。


“对于优秀人才,公司给予了较为合理的激励措施”是开心麻花管理团队制订的应对办法。而除去已经成立工作室的头部艺人外,开心麻花的新人,显然还不具备足够的市场竞争力。


除演员出现断层外,开心麻花的导演、编剧等创作团队人才也相对匮乏。开心麻花自2003年成立,至2015年,每年至少推出一部舞台剧,2009年更是一年上演4部。然而自2015年舞台剧《牢友记》《李茶的姑妈》上演后,至今没有推出什么值得称道的新剧目。


《牢友记》海报


电影方面,开心麻花的作品大都是由舞台剧改编而成。2015年的电影《夏洛特烦恼》改编自2012年的同名舞台剧;2017年的《羞羞的铁拳》,改编自2014年的同名舞台剧;正在上映的《李茶的姑妈》,是由2015年的舞台剧改编。2016年开心麻花的第二部电影《驴得水》,则是改编自至乐汇2012年制作的话剧。


除此之外,开心麻花也没有放弃海外优质内容的算盘,2018年,韩国最卖座的小剧场话剧《屋塔房小猫咪》、英国劳伦斯奥利弗最佳喜剧奖作品《Out Of Order》等作品的版权就已收入囊中,进行中文的改变和新的产品线的尝试。


但海外的喜剧语境,国内市场能否接受,本土化的改造是否吃力,开心麻花依旧面临着很多的挑战。


头部艺人纷纷独立,新老演员断层明显,内容创作后续乏力。这样看来,闫非与《西虹市首富》的成功,似乎更突显了开心麻花的窘境。毕竟没有酥馅的麻花,注定不叫“十八街”。


麻花再好,也有吃腻的一天


如果给东北文化兴盛找一个源头的话,一定是2002年。这一年,英达的情景喜剧《东北一家人》火遍全国,英达曾表示,希望通过这部剧网罗东北喜剧人才。沈腾恰好饰演了剧中的一个配角。这部剧的主题曲,是雪村演唱的《东北人是活雷锋》,最后那句“翠花,上酸菜”还成了一部话剧的名字。这部话剧的导演就是开心麻花创始人之一的田有良。


2003年,田有良与遇凯、张晨各自出资10万元,成立了北京自由元素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该公司就是开心麻花的前身。公司创立之初,便计划投拍电影,但一方面受时间所限,另一方面资金匮乏,只得先启动舞台剧项目。于是由何炅、谢娜主演的舞台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走上了贺岁档。


《想吃麻花现给你拧》一连巡演30余场,不仅开创了中国内地舞台剧贺岁档这一新模式,还推动自由元素走上舞台喜剧创作之路。直到2012年,自由元素改名开心麻花,并且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今天的幸福》《今天的幸福2》《大城小事》《魔幻三兄弟》《扶不扶》……沈腾几乎成了春晚的常客,开心麻花也成了中国最有名气的舞台喜剧团体。


沈腾、马丽2014年春晚小品《扶不扶》


开心麻花似乎一直对电影有着别样的情结。2015年初,改编自同名舞台剧的电影《夏洛特烦恼》开拍。原作经过多年的巡演积累了大量粉丝,是经得起检验的经典剧目,此外,电影的主创均来自开心麻花团队,在深厚的舞台剧创作表演功力的加持下,最终电影《夏洛特烦恼》以2000万的投资换来14.4亿票房,开心麻花首战大银幕,成功。


开心麻花的第二部电影是2016年的《驴得水》。这部电影开心麻花仅为出品公司之一。尽管在票房上无法与《夏洛特烦恼》相比,但考虑相对较低的投入和1.7亿的票房收益,这部影片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2017年《羞羞的铁拳》上映,成本7000万,收获22.13亿票房,开心麻花很开心。


同时这一年,开心麻花也开始进行参投,吴君如导演的《妖铃铃》收获3.6亿票房;“周星驰弟子”卢正雨的《绝世高手》也拿到1.01亿票房。然而从口碑上来讲,与自己之前主控的三部作品,相差甚远。


电影《绝世高手》海报


很明显,开心麻花在争战大银幕上遇到了难题:主控产能有限,参投风险过多。


为此,开心麻花选择走上IPO之路。开心麻花希望可以借此获得更多资金,从而加强在影视制作、投资方面的投入。根据2017年开心麻花IPO招股书显示,开心麻花本次IPO计划募集资金7亿元,除了1.5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用于投资6部戏剧和6部电影。其中就包括由开心麻花经典舞台剧改编的4部电影,《李茶的姑妈》《乌龙山伯爵》《牢友记》《浪漫法餐》赫然在列。


除《李茶的姑妈》外,剩下的三部“压箱底”经典作品改编都结束之后呢?对于已经出现审美疲劳的观众和市场来说,未来,开心麻花的道路又该怎么走呢?


回顾10余年的发展,开心麻花以演出为核心,多触角发展,迅速成长。在现场演出方面,构建了剧目创作、排练、演出、票务销售、剧院运营、戏剧人才培养的产业链体系;在影视方面,主要发力大银幕,通过票房分账、电影版权及广告收入拓展自己的版图;艺人经纪侧,开心麻花通过对旗下演员的价值开发,也取得了惊人的成绩。


而除了“舞台剧”与“电影”外,开心麻花也在寻找自己新的突破点。网剧方面,开心麻花推出过《开心麻花剧场》《江湖学院》等,但没有激起太多浪花。


而在刚刚结束的优酷秋集上,也能看到开心麻花的身影。这一次喊出的“开心麻花综艺首秀《想吃麻花现给你拧》”,名字就来源于何炅和谢娜的同名经典剧目。


除了舞台剧、电影、网剧、综艺之外,开心麻花还通过“剧好听”这样的内部孵化项目,探索音频市场的可能。令人惊喜的是,虽然是开心麻花的基因,但“剧好听”并没有局限在喜剧上,悬疑类的知名IP《死亡通知单》《鬼望坡》等,探险类的《沙海迷踪》等也被其纳入囊中。“剧好听”的势能如何,还将进一步交给市场检验。


开心麻花正在搭建独特的、基于现场表演的泛娱乐版图。


原本被多方看好的“喜剧第一股”开心麻花,在经过拿手的“舞台剧IP改编喜剧电影”的《李茶的姑妈》口碑大幅度下滑后,还有更多棘手的问题在等着它。如何保持对内容的开发创新能力,从而持续产出卖座又叫好的高质量作品,如何维系与“核心人才”的关系,如何加快后续力量的培养,甚至如何让已经形成的“舞台剧-影视-其它”泛娱乐版图运营得当,等等这些,都将成为开心麻花必需面对的挑战。


国庆档的票房之战只是开始,对于现在的开心麻花来说,一部电影票房大卖与否显然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了。开心麻花现在的对手,更多的是自己,自己的迭代能力。


希望有着“国产喜剧金字招牌”之称的开心麻花,能真的开心起来。

 

文章涉及标签:

Like 0

相关阅读

图片新闻

  • 倭猩猩:对“混蛋”偏爱
    倭猩猩:对“混蛋”偏爱
  • 小镇青年的消费崛起
    小镇青年的消费崛起
  • 马云进军美遇对手 收购价高于蚂蚁金服的60亿元!
    马云进军美遇对手 收购价高于蚂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逗机网”字眼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逗机网”,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